中润盈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三年万亿 央企负债从哪降


  1月17日,国新办召开2017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会上,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披露,去年98家中央企业利润首破1.4万亿元,而在负债方面,截至去年末央企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6.3%,同比下降0.4%,其中62家企业资产负债率比上年下降。沈莹介绍,根据部署,到2020年前央企的平均资产负债率要再下降2个百分点。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去年底央企54.5万亿元的资产总额测算,要实现2%的降幅,未来三年内,央企负债将至少下降1.09万亿元。为此,国务院国资委还以工业企业、非工业企业和科研设计企业为标准分别制定了三类央企的负债红线。
 
  分类划定负债红线“为了严控央企负债率,国务院国资委确定了一个能够保证企业稳健发展的合理资产负债率控制标准”,沈莹介绍,这个标准分成三大类,工业企业为70%、非工业企业为75%、科研设计企业为65%。据介绍,国务院国资委还以警戒线和偿债能力为依据,对98家央企进行业务分类,将超过警戒线、偿债能力比较弱的企业纳入重点管控,纳入重点管控的企业又进行分类管控,分成三大类,并对这三类企业采取不同程度的管控措施,从严控制开支规模、投资规模、薪酬等。
 
  沈莹表示,近几年央企投资规模较大,是形成高杠杆的重要原因之一,因而国务院国资委将把控投资规模作为重要的管控措施,首先要严禁高负债企业的非主业投资,同时严控低效业务、偏离主业业务,尤其是一些超越财务承受能力的投资。“此外,考虑到负债率较高的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国务院国资委要求高负债央企严管存在风险的业务,包括大幅压降应收账款、存货,严控对外担保、委托贷款等。”沈莹表示。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央企"抱团出海"在境外投资,这本是益事,但部分央企却热衷于投资表面高利润的境外文化、体育行业,却忽略了自身不具备相应的风险管控能力,必然潜藏较高的投资风险”,国资专家、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表示。在祝波善看来,我国之所以提出要分行业设置企业的负债率,正是因为各行各业情况不同,分行业设置将更有利于企业发展。“例如房地产业属于资本扩张型行业,负债率相对较高,工业型企业的负债率基本偏低,二者难以统一标准,还有一些钢铁、煤炭领域的僵尸企业依靠负债存活,也不能将这些企业和资本扩张型行业混为一谈,应当分开设置警戒线”,祝波善表示。
 
  工业央企负债率最高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我国部分央企的负债情况颇为严峻。去年3月,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就公开点名了两家负债率为85%以上的央企——中国铁物和中钢集团,并直指两家企业都是靠钢贸业务虚增规模,引发债务风险。“以装备制造业等为主业的部分工业央企,由于产业资金回笼时间长、部分产品投资回报率不高,需要大量借贷维持正常运转,从而推高了资产负债率,成为近百家央企中负债率最高的类别”,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告诉记者。
 
  以中钢集团为例,据债委会统计,截至2014年12月,中钢集团及所属72家子公司债务逾1000多亿元,其中金融机构债务近750亿元,牵涉境内外80多家银行,还有一些信托、金融租赁公司。而综合中钢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钢国际、中钢天源相关公告等信息可知,截至2016年,中钢集团资产负债率已连续五年超过90%。有业内人士指出,中钢集团陷入积重难返的境地,与此前盲目扩张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紧密相关。中国铁物的日子也不好过。据2016年中国铁物IPO财务分析表披露,截至当年3月底,中国铁物资产负债率高达88.93%。国务院国资委曾披露,2009-2013年,中国铁物盲目追求规模扩张,违规开展大量钢材、铁矿石、煤炭等大宗商品融资性贸易,直接推高了债务风险,且偿付能力严重不足。
 
  中国人民大学此前发布报告指出,从我国国企的负债结构看,债务来源主要有三方面,即银行传统信贷、金融市场债务工具发行以及类“影子银行”的信用融资。李锦也指出,除了拆解等之外,央企负债体现形式还有企业间交易产生的债务,其中银行贷款为负债的主要体现形式。
 
  债转股或成破题之策
 
  鉴于多数央企负债率较高的形势,近几年推动央企去杠杆、去负债已然成为国资部门的主要任务之一。党的十九大报告就指出,要坚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供需动态平衡。肖亚庆也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去杠杆、降低债务是央企今后要重点关注的问题,目前央企总体债务风险是安全、可控的。
 
  “目前来看,央企去杠杆进展基本符合政策预期”,国务院国资委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指出,而未来三年降低万亿元债务的目标,将主要由当前负债率较高的行业贡献。李锦也认为,不同类型企业间降低负债率的难度也不尽相同,“重化工业,包括煤炭工业、石油工业、化学工业、冶金工业等,降低负债率的难度较大,而新兴产业则难度较小”。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债转股将成为不少央企降低债务的重要手段。此前就有国务院国资委相关负责人披露,作为国企“去杠杆”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化债转股正在提速,多家国企与银行密集签约债转股协议。实际上,2014年曾被传濒临破产的中钢集团,当时正是在国务院国资委、银监会等部门的组织下,与几十家银行谈成减债、展期、债转股等条款,改善了债务情况,其中债转股的比例大约占到一半。
 
  针对三年降低万亿元规模的债务,李锦的信心较为充足,他表示,负债率能否降低关键在于央企发展思路能否改变,如果部分央企仍坚持以投资为主,还清巨额债务的难度依旧较大,“央企投资不能只为寻求刺激,要有质量地提升GDP”。
 
  北京商报记者蒋梦惟张畅实习记者于新怡/文代小杰/制表


Go To Top 回顶部